守夜人的鸦乌

深渊也会凝视着你

【天使夜】Far away Ⅷ

016 重遇

 

科特就要习惯了这样在柏林的街头游荡的生活的时候,他遇到了另一个变种人。

 
科特已经尽他所能的不跟那些喜欢打架的青年有什么交集,因为他的变种人体力和能力很容易就能伤害到那些表面上看起来嚣张的街头混混们,但是被缠到不得已的时候他也会选择跟他们打一架,他往往会一次又一次干脆利索的将那些狂妄的人轻轻的摔到地上,向他们表明自己可以伤害他们但他不想,直到他们不想再跟他浪费力气,科特在这片街区就安全又自由了。

 
这天他正在耐心的跟一群不认识他的人周旋,巷子口的拐角处突然闪出一个金发女子,她猛得蹿出锁住离她最近的男人,用胳膊肘压在那个男人的肩上,飞起一脚踢倒了第二个男人。科特本想像原来一样慢慢赶走这帮无赖,他害怕这些人里边会有人趁乱伤害到见义勇为的女孩子,只好发动能力,顷刻间那帮人就都躺在地上哼哼歪歪了。

 
科特盯着他们身上的淤青看了一会儿,确认他们没有被伤到要害,但他还是有些歉意。于是他准备为他们祷告一番。

 
“身手不错,科特。”

 
“啊,是的,不…我是说谢谢,这没什么…..”科特的祷告被打断了,但他还是马上腼腆的回答,“诶?不过您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科特更为惊讶了。

 
眼前金发女人的皮肤表面出现了层层鳞片,波浪一样的蓝色覆盖了她的全身之后,科特认出了她。

 
“魔形女?!”科特在电视和报纸中都见过她,他有点不敢相信变种人里的大英雄会这样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她还知道自己的名字!

“嘿!真的是你么,魔形女女士?我…..我太激动了….”科特不自觉的将双手扣在一起,小尾巴在身后欢快的摇动。

 
魔形女向后退了一步,因为这个小家伙激动的好像随时都要扑上来。

 
“哦~哦~ 好的,我知道科特,平静下来,你叫我瑞雯就好~”

 
科特一脸兴奋的点点头,他全然忘记了刚刚还在疑惑的问题,她怎么知道他的名字的。

 
“是这样的科特,我这次找到你,是有点事情想跟你说。”

 
科特觉得这位变种人小姐特别亲切,或许是因为她是整个变种人世界的英雄,或许只是因为她也是蓝色的。不过当科特坐在瑞雯家的沙发上的时候,他习惯性的拘谨了起来,双手规规矩矩的放在膝盖上,尾巴也服帖的靠着身体。

瑞雯在正对面的桌字旁为他倒一杯牛奶,科特的视力极好,就在那张桌子的一角上摆着一个相框,里面是深深浅浅的蓝色。

 
嘭!下一秒他就出现在了那个相框的正前方,一旁的瑞雯像料到他会这么做一样停下动作,静静的观察着他的反应。

 
相框里是瑞雯,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深蓝色的皮肤和橘红色的眼睛,小小的耳朵上有个可爱的尖儿,还有一条带着小三角的尾巴。

 
“呃….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向你解释,这中间的事情太复杂了….”瑞雯叹了口气试探性的开口。

 
“哈!这太奇妙了瑞雯!这个是我吧?原来我这么小的时候咱们就见过面了么?这真是太感谢你了,我还从没见过我小时候的照片呢”科特从愣神中醒过来,兴奋地对瑞雯说。
 

奇怪的是,瑞雯脸上出现了一种尴尬的看傻子的神情,她盯的科特也困惑了起来。

 
“好吧孩子,先不说这个,还有一项重要的事情。”

 
瑞雯说完之后,科特发誓他从未听过这样荒诞的故事,但瑞雯认真的表情又让他不得不相信这是真的,一个憋了几千年见人就翻白眼的干巴老头想要推翻神统治的世界,尊自己成为救世主,顺便一提,那个老头也是蓝色的,不过是邪恶的蓝色。

这样的事情在科特的价值观里是绝对不允许出现的,更何况现在瑞雯需要自己帮忙一起去阻止那个没礼貌的老头,他严肃的点了点头。

 
即便是老人也不能这样胡来,他在心里默默的想。于是当下答应瑞雯会在下个周日再来找她。

 
在这之前,科特还得再去英国一趟,这些年他没少在各地奔波寻找沃伦的痕迹,他总担心沃伦的翅膀会给他带来麻烦,毕竟天使要成为天使并非易事。

 
说不定这次就能再遇上他了呢?科特在出发之前,开始了他第132次的例行寻人祷告。

 

 

016 重遇

 

沃伦觉得自己爱上上角斗场了,血腥暴力和酒精轮番填充着他的生活。

当他打趴下了周边街区最后一个彪悍的变种人的时候,这个擦着鼻血躺在地上气喘吁吁的家伙向他建议:“你……为….什么不去…地下……地下……角斗场玩玩呢?”

沃伦随即向这个倒霉的家伙详细的了解了何谓地下角斗场。

所有足够强大的变种人自愿签生死状,在血与汗中争夺荣誉。

很快他在地下角斗场如鱼得水,他把满腔的愤懑和被抛弃的屈辱发泄在对手身上,他狠狠的打败每一个敢于挑战他的人,在那个巨大的牢笼里爽快的结束他们的生命。

沃伦发现自己能在杀戮的瞬间得到至高的快感。

然而这样的快感之后却是更深的空虚和无助。

“特别特别的想见那个蓝色的小恶魔。”

 
“特别特别的想见那个蓝色的小恶魔。”当他坐在角斗场的休息室里,把头埋进沾满汗水和血水的毛巾里时,有个筋疲力尽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

这个声音把沃伦吓了一跳。

紧接着大块大块的蓝出现在他的眼前,那些烟雾般的、水墨般的蓝色正中有个小小的人影儿。

沃伦的翅膀不受控制的抖了起来。

他妈的,我都做了些什么…

本想为了满足那个小家伙的信仰拼命保留下来的翅膀,现在成了自己满足暴虐欲望的杀人工具。

我本该去找他的。

我得去找他的。

然而沃伦低估了自己的自控力,他一到德国就迫不及待的找了一个地下角斗场钻了进去。

“嗤……”

那个蠢笨的胖子甚至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他正想低头躲过沃伦迎面打来的拳头。

高高扬起的翅膀上的骨刺趁着胖子低头的瞬间狠狠的插入他的脖颈,在下一个瞬间横向划出一道血痕。

胖子倒地时发出了巨大的轰隆声,然而铁笼外人们的疯狂呼喊盖过了场内的一切声音。

然而沃伦还是能在这片嘈杂中听到胖子死去的声音,他能听到他每一个对手死去的声音,胖子的魂听起来远不如他的肉体看起来强大,窸窸窣窣轻柔地像哄孩子睡着后离开的母亲的脚步声。

沃伦没有更多的精力理会胖子的声音和自己奇怪的联想,血腥味儿冲昏了他的头脑。他的翅膀发泄般的撑开到最大。

地板上已经有十道划痕了,十连胜,这让他尤为兴奋。

下一位登场的一定是个厉害角色。

“好的!!朋友们!!!来赌一把今晚死亡天使能不能迎来他的十一连胜!接下来出场的!!是一位真正的恶魔!!!”

等等!恶魔!??千万不要是我认识的那一个!!

沃伦的情绪骤然冷了下来,他紧张的望着两个壮汉提来的那个黑灰色的盒子。

即便是有了心理准备,蓝色的小恶魔从那个狭小的盒子里被扔进笼子里时,他还是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退了几步。

巨大的白色光圈打在那个小家伙身上,沃伦愣愣的看着那个趴着的小家伙慢慢的爬起来,被灯光映得几乎通透的双眼带着困惑又有几分惊喜的看着他,然而当小恶魔观察明白周边的环境时,他又几乎吓得要颤抖起来。

是他,他好像长大了些又好像没有,整个人比小时候瘦了好几圈,身高却高了好多…等等…怎么这么高?

沃伦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不容察觉的轻轻扇动翅膀将自己托起来,以保持和小恶魔一样的视平线。

“嘿!干嘛呢?!!!打啊?”观众席上开始有人不满。

沃伦反应过来,他飞过去假装拿翅膀的骨刺去戳小恶魔,实际在将要碰到他的时候轻巧的改变了力的方向。他了解科特的能力也并不担心会伤到他,只是以防万一。

科特果然在翅膀碰到他之前就消失了,引起了观众中一阵焦虑的惊叹。

小恶魔接连的出现在铁笼顶端的不同地方,带出一串刺啦刺啦的电火花,最后他重重地摔了下来。

这家伙太笨了!

沃伦冲上去。

但他没法扶他。

“听着科特!这样是出不去的!你得跟我打!不然我们都会死!”沃伦向他示意铁笼外端着枪严守的保安们,他们显然已经感到无聊并且准备结束这场闹剧。

于是科特对着他展示了愤怒的表情,露出了他的小白尖牙,然后消失了。

沃伦刚想在心里嘲笑一番这个凶狠的表情一点也不凶,脖颈就被一条蓝色的尾巴缠住了。

科特的力量大得惊人,沃伦甚至没时间撑开翅膀就被甩到了空中。

“他也变得这么强了!”沃伦有点高兴,全然没注意背后几寸处就是通着高压电的电网。

嘭!蓝色的烟雾在眼前散开,科特出现在他的上方并试图抓住他。

沃伦近距离的看到了科特又窄又小的下巴,尖尖的小鼻子,透明的耳朵尖,还有映入那人眼眸里自己的影子。

沃伦觉得心口痒痒的,他下意识的伸手揽过了科特的脑袋,另一只手抱住了他。

本想带沃伦瞬移离开高压电网的科特没想到沃伦会来这么一招。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被拉扯着一头钻进了沃伦的怀里。

两人的体重加上下坠的惯性一起压在了沃伦的翅膀上,而沃伦的翅膀,重重地擦上了背后的高压电网。

两人一路电光带火花的从高空擦落下来。

沃伦闻到蛋白质烧焦的刺鼻味道。

一边的翅膀疼得他冷汗直流。

他把这当做天使拥抱恶魔的代价。

TBC~

评论(5)
热度(29)
©守夜人的鸦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