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夜人的鸦乌

深渊也会凝视着你

【天使夜】Far away Ⅶ

015  马戏团

     这是科特能力恢复以来做出的第一次长距离瞬移,他下意识的回到了柏林。

      马戏团在柏林有个小小的据点,这个据点大概是科特除了沃伦的小教堂之外最喜欢的地方了。没有演出的时候大家会在这里休息,这个时候无论是杂耍演员们还是动物们,啊当然了还有蓝色的小恶魔都是开开心心的。

      这个时候的西蒙斯是最不开心的,没钱赚的时候西蒙斯简直生不如死,小科特曾经试过很多种方法都他开心,苦劳无果之后他也就放弃了,转而去跟大家呆在一起。

      科特喜欢这个小地方的一切,喜欢红色棚顶黄色墙壁的住宅区,喜欢稀松的浅绿色围栏围起来的小动物园,还喜欢堆放道具杂物的蓝色储物间。这些东西对于年幼的孩子来说有着巨大的吸引力,科特童年里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在这个小据点中玩他的冒险游戏。

        此刻他又回来了,可是记忆里的美好建筑都消失了。

        曾经算不上干净整洁但也温暖舒适的小据点被推平了,只剩一间棕色的小屋子摇摇欲坠的杵在碎石瓦砾之间,那是团长的房间。

        科特瞬移了进去,屋子里充满了酒精和食物酸腐的味道,变种人灵敏的嗅觉让科特出现在这个屋子里的那个瞬间就想马上逃离出去,不过他忍住了。

        西蒙斯瘫在屋角一把沾满黑色油垢的木质椅子上,手臂垂在身体的一侧,三根手指间还夹着一只酒瓶。

       他烂醉如泥了,科特意识到,西蒙斯就是酒气和酸臭味的中心。

       科特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他身后胡乱堆叠的纸箱和啤酒罐子哐啷哐啷地倒了一地。

       科特吓了一跳,迅速地瞬移到了屋外。

      “马戏团不在了,沃伦一直是对的,我得靠自己。”科特站在棕色小屋门口环顾了一下周围的萧瑟环境,喃喃道。

        “小恶魔!夜行者!”门被粗鲁的推开了,浑身酒气的西蒙斯手里攥着一个破旧的黑色项圈。

       科特打了个寒颤,他现在太了解那个项圈的作用了。

        蓝色烟雾猛地蹿升起来,科特逃走了。

       酒精会让人变成真正的魔鬼,愿仁慈的上帝依旧能原谅他们。科特在心里为他的老团长祷告了一番。

       紧接着他没头没脑的出现在了柏林的一条繁华街道上,他怪异的形象引得行人频频对他投来异样的目光。

       他觉得窘迫极了。

       我得先到人少的郊外去安顿下来,等过段时间安全了再去看看沃伦。

       当科特只瞬移了三次就误打误撞的找到了被猎人废弃的打猎小屋的时候,他对自己的计划满意极了。
    

016 生长痛

    “那个变种人怎么会在你的房间里?”

     沃伦的背部稍微恢复一点之后,他意料之中的受到了父亲严厉的拷问。

      “我怎么会知道?他会瞬移还不是爱在哪儿出现?”沃伦爱搭不理的回答着。

      他对这个父亲心灰意冷了,他同意权利和金钱是好东西,曾经他对靠折磨变种人获得金钱和声誉的方式并未也感到有何不妥。

      但是科特之后,他自己之后,他的价值观被摧毁重建了。

      沃伦同时还发现自己的躯体比以往的时候更加充满力量,夜深人静的时候他甚至能听到绷带下的肌肉筋骨延伸着生长的声音,羽翼中间的那块骨节又重新凸显出来。

      当细小的骨刺穿破了缠绕在背部的绷带的时候,沃伦强忍着生长痛偷偷的收拾了一些钱物,靠着被变异基因强化的敏捷身手,逃出了软禁他的巨大牢笼。

       沃伦在边缘城市的小巷子里,租了一间公寓,从超市买来一大堆泡食麦片和饼干之类的来维持羽翼生长时期的生存。

        很快他就发现压缩饼干这种没有营养的东西是无法支撑他生羽期巨大的能力消耗的。

        好在他有个温柔善良的房东太太,沃伦骗她自己得了很严重的病要自己慢慢养好,她便同意每日三餐帮沃伦做一些有营养的饭菜送到房门口。

       羽翼生长到切除前那个大小的时候,骨质生长的速度慢了下来,如果不是生长的拉扯感还在继续,沃伦还以为它们停止生长了。

       “这个给我一份。”

       沃伦叼着一个热狗吊儿郎当的游荡着。

      最近他的翅膀变得太大了,大到在狭小的公寓里转身都会碰到桌椅家具,那些羽毛争先恐后的长出来,沃伦不得不每天清理桌面上地板上或长或短的绒毛,这让他烦得要命。
      
      于是他决定不再躲躲藏藏的呆在屋子里,他要去公寓附近脏兮兮的小巷子里逛一逛来消遣时间。

     砰! “唔……”他试图像他走进房门一样走出去,背后即使收起来也依然宽阔的翅膀将他卡在门口,尤其是翅膀最高处生出来的尖刺还深深的插入了木质门框,沃伦恼怒极了,觉得自己活像一只被掐着翅膀抓起来的公鸡。

      当他笨手笨脚的扇动着翅膀离开门框,又小心翼翼的横过身子走出门口的时候。

       “啊!”

        一阵惊呼,端着他的午餐的房东太太吓得坐倒在地上。

     “天呐这该死的翅膀!我犯了什么邪信了科特那臭小子的幻想!”他带着歉意将房东太太扶起来,对她坦诚了自己是变种人。

     “啊,是这样啊。”房东太太慢慢抚着自己的胸口,但却并不显得十分惊讶。

     “孩子,这片变种人和人类混杂的区域乱的很,街上的混混出了名的凶狠好斗,出门一定要小心…”她握着沃伦的手絮絮叨叨的开始了叮嘱。

       沃伦笑了笑告诉她自己早就准备好了。

       所以当他叼着热狗走了没多远,翅膀就被人掰了一下时,期待已久的他趔趄了一下迅速的跳起来转过了身,巨大的羽翼也扇了来人一个跟头。

       对面的地上坐着一个大块头,手里握着一把刚刚撕下来的羽毛,他咧嘴一笑。

       “翅膀不错,拆下来送我!”大块头的话未说完,沃伦的拳头已经迎了上去。

TBC~
接下来剧情就要向电影靠拢啦
两只小天使会再次相遇~
感谢看我瞎扯到现在的小天使们(*°ω°*)ノ"
       
     
      
     

       

评论(2)
热度(29)
©守夜人的鸦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