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夜人的鸦乌

深渊也会凝视着你

【天使夜】Far away Ⅵ

013 离开

 

沃伦已经离开了好久了,科特还是呆呆的站在那座小教堂的门口,小尾巴少见的垂在地上,尾巴尖被地上的灰尘染的脏兮兮的,这可是他之前从不允许发生的事情。

深蓝色的夜幕慢慢吞噬了白日最后一点亮光,沃伦来时的路完全隐没在深蓝中时,科特终于理会了他双腿传来的疲劳感,他靠着墙慢慢地坐下,微微粗糙的手指轻轻摩挲着自己的尾巴尖。他紧张的时候总是会这么做。没错,他现在紧张死了,焦虑的情绪在他的脑袋里不断的聚集爆炸。

沃伦的神情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那个天使无助的样子。

沃伦的不知所措给科特带来了更多的惊慌,那对白色的羽翼给他带来的惊喜有多大,沃伦绝望的神情给他带来的恐惧就有多大。

科特明白沃伦的绝望来自哪里。

他也曾身处这样的环境。

即便是专门养怪人的奇异马戏团,科特也是里面最奇特的一个,当然了,其他人再怎么奇怪也只是外表畸形的人类,然而科特是一个基因畸形的人类,一个恶魔!表演的时候科特几乎是马戏团的王牌,除了与他要好的侏儒和狮子女之外,马戏团的巨人、吞剑男、养猴子的老头,包括马戏团团长西蒙斯都把台下的科特当作男佣使唤。

西蒙斯是个爱财如命的人,科特在马戏团的时候他几乎压榨了科特所有的时间和能力去为他挣钱,而科特全部的努力换来的只是充满了脏污词汇的谩骂或者是狠狠抽打下来的皮鞭。

科特也没少被人叫做怪胎,马戏团的生活总是让他伤痕累累,可是他对这种能与很多人一起生活的日子心怀感激,对他来说,可以工作、可以帮别人做事就是他融入人类社会的证明,更何况他还有些喜欢他的好朋友。

科特是迫不及待的想回到马戏团的,他的能力恢复了十有八九。

然而在这个他想要跟沃伦道别的关卡上,沃伦生出了一对天使的翅膀。

科特很想和他分享自己的经历,很想告诉他自己感同身受,他觉得上帝的天使萎靡时自己绝对有义务帮助上帝照顾天使。

可是他太年幼,那些感觉随着他的呼吸在他的胸腔里乱窜,然而他无法抓住它们,把它们变成词汇再一字一句的告诉沃伦。

他不知自己这样没头绪了多久,科特就坐在小教堂的门口,每天呆呆的望着太阳东升西落,饿了就吃一点沃伦上次带来的食物,剩余的时间全部都专注于想办法帮助沃伦。

在这期间,沃伦一次也没来过。

“好吧,我实在是没有什么办法,但是我必须要去见他了。”科特抬起头来望着门口的小径,太阳正从那边的远方升起。

 

014 天使血

沃伦不知道自己的决定对不对,他想做回自己,却不知道哪个是真正的自己了。

爸爸为自己请了最好的医生,医生告诉他这个可以当作畸形的肿瘤切掉,不会影响之后的生活。

肿瘤?这是翅膀!你们没看见这些白色的羽毛么?!我也是个变种人,打算视而不见的将我继续伪装成正常人类么?沃伦在心里愤怒的呐喊。转眼却看见爸爸之前嫌弃忧愁的神色消失了,他正颇为满意的跟医生商量着切除方案。

切除……我该对抗的是世俗偏见,还是可能是真正的我的我?沃伦也有些混乱,可当他想起科特琥珀色明亮眼睛中的快乐,他为他最后的想法感到忐忑,他想为了他保全了这对羽翼。

“爸,呃…我不想就这样切除,我觉得可能….也许留着它们我会比较适应”沃伦插到爸爸和医生之间,伸手挡住了他们正在查看的方案计划。

“这是你的想法?我会考虑的。”爸爸严肃的注视了他一会儿。

沃伦有些心虚,但是想起科特将他视为天使的样子,又不由得坚定了目光,他迅速的点了点头。

他很快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被科特那小子传染了,脑子坏了。

不然他应该早就发现,他的父亲,在他的翅膀初具雏形的时候,就不把他单纯的当作儿子看待了,在自己父亲的眼里,他早就在某种意义和那些瓶瓶罐罐里的变种人同等地位了。

在一个沃伦毫无防备的夜晚,他被从柔软的大床上抱起,医生和父亲早就在手术室等着他了。

他第一次挣扎着醒过来的时候,眼前是深灰色的冰冷手术台和苍白刺眼的灯光,从黑暗中猛然睁开的双眼因为灯光的刺激慢慢的滑出泪水,整个背部都是麻木的,但是他还能感觉到有人将他背部的骨头轻轻的拽起,那些麻木的肉和骨头被剪开拆分的时候,他听得见声音,感觉得到手术刀的触感,可是他失去了痛觉也不能动弹,他知道他的羽翼要离开他了。

“醒过来了!不可能吧?赶紧再补一针,啊不是,补个小剂量的….好…..”

他第二次醒过来的时候,面前有张蓝色的脸。

小恶魔正趴在他的床头看他,那个小家伙看起来要哭出来了。

“嘿,你干嘛呢,我都没哭呢你哭什么?”沃伦尽量用轻松的语气对他开口,他还想伸手摸摸这个小家伙的脑袋,他看起来太可怜兮兮了。

沃伦没能达成他的愿望,他脸朝下的趴在床上,头和脖子是他唯一能动的地方。

“太疼了,这太疼了沃伦,还在渗血……”科特伸手轻轻的碰了一下沃伦被绷带紧紧包扎的地方。科特说的没错,绷带已经被血渗透了,科特缩回的手指上有一块鲜红的血渍。

“你傻啊,我打了麻药的啊,一点也不会疼的。”沃伦试图安慰科特。

“你为什么要切掉它们,这分明是天使的羽翼……生来与众不同并不是我们的过错,上帝…”

“好啦好啦”沃伦最怕他又开始传教只好迅速的打断他,“呃…..切掉它们啊,我不确定它们是天使的羽翼啊,万一是恶魔的翅膀呢?”沃伦胡乱找了个借口想要骗过科特。

 门外突然传来器械推车的声音。

“快瞬移!科特越远越好记得我教你的!”沃伦着急的对科特小声说。

科特看起来愣了一下,他随后迅速的钻进了沃伦的床底。

好在进来的是医护人员,她帮沃伦换了一圈绷带,按摩了一下麻木的四肢之后就出去了。

沃伦提着的一颗心放下之后,他觉得愤怒快要将他淹没了。

“科特!你给我滚出来!我之前是怎么教过你的!万一是搜捕你的人怎么办!”

“我…..我不是不想瞬移,沃伦…..我确定…..我肯定你是天使了!”刚刚还哭丧脸的蓝色小家伙从床底钻出来的时候满脸都是惊喜。

“你瞎说什么!!”沃伦还在气头上,他太害怕科特再被父亲抓回去了。

“我刚刚不是不想瞬移,我是不能瞬移,我碰到了你的血,它抑制了我的能力,如果说我是恶魔,只有天使血才能克制我。”科特一边向自己展示手指上的血迹,一边一本正经的解释。

沃伦有些惊讶,他不太敢相信这是真的。

然而当他亲眼看到小恶魔用水洗掉那块血迹之后便又能在屋子里嘭嘭嘭的瞬移的时候,他彻底懵了。

房门在这个时候打开了,他的父亲站在门口,房间里一时四目相对,沃伦虽然看不到是谁进来了,可他的神经一下子绷紧了。

小恶魔这次完美的听了沃伦的话,嘭得一声消失了。

沃伦在带着硫磺味的蓝色烟雾里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TBC~

 

 

评论(4)
热度(36)
©守夜人的鸦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