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夜人的鸦乌

深渊也会凝视着你

【天使夜】Far away Ⅱ

对宗教了解不多所以写起来可能会有老多错误(´・ᆺ・`)
设定是沃伦在十六岁才开始长出翅膀
天使血梗(๑•ี_เ•ี๑)

接上篇

004  惊恐
    沃伦做过不少恶作剧,不过那都是出于无聊,加上有个有钱的老爸,也没出过什么大乱子。
   
     倒是现在,沃伦盯着倒在地上的男孩,双手紧紧的攥着铁笼子的栏杆,他把头尽量地贴在两根栏杆的缝隙之间,使劲去看蓝色男孩的状况,他有些后悔吼他,又觉得男孩不该如此胆小。

      爸爸过来了,他拿了钥匙将沃伦放了出来,摸了摸他的头示意他跟着自己回去。沃伦犹豫着跟着爸爸慢慢走着,他回头想看男孩有没有自己爬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家的保安已经将男孩抱起来跟在身后,男孩一点动静也没有,脑袋和腿搭在了保安环起来的臂弯外头,软的像没有骨头,尾巴却僵直的垂在身下,末端的小三角垂成了一条线似的耷拉着。男孩好像没死,可他看起来痛苦极了。

       沃伦有些心慌意乱,他想起自己拽着他的尾巴只图好玩,险些让他们两个都葬身火海,尾巴……尾巴……不知道被拽是不是很疼,难道是疼晕过去了?沃伦破天荒的为自己的恶作剧反思原因,他开始感到后悔了,他发现他挺喜欢这个奇怪的男孩。

      回家之后抱着男孩的保安就跟沃伦他们分开了,应该是去哪儿治疗了吧,等他醒了我再去看看他,嗯……或许该说句对不起。

     奇怪的是,后来他再怎么追问爸爸蓝色男孩的下落,爸爸都说病好了之后自己就走了,不知道去哪儿了。想起老爸发的财大都来自研究变种人,他有些不安,可是找遍整自家整个宅子,又去爸爸公司偷偷的搜了一遍,他始终没有发现蓝色男孩的身影。
      
       后来就连他自己也觉得奇怪,自己对这个奇怪的小孩儿怎么会这样念念不忘,找了许久找不到也只好悻悻作罢,将这件事压在心底。
     
005困境    

      "唔……"  ,慢慢恢复意识的科特想要发出一阵呻吟,却发现除了一串气泡,他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
    
       是哪儿?!他伸出手想要揉眼睛却发现双手被拷了起来,有水流在耳边流动的声音。

        猛地睁开眼睛,周围是坚硬的玻璃壁,眼前有片朦胧的白色,随他的动作搅起的水纹轻轻拂过科特脸上的纹路。

         "我被扔在一个巨大的桶里!"科特终于意识到他离开了他熟悉的马戏团,被关在了这样一个器皿里,整个人泡在不知明的透明液体里。

          "而且我还没法离开!"再一次发现自己无法使用能力后,科特颤抖了起来,这些液体似乎不会置自己于死地可是自己的确是被关住了。狭小的空间和朦胧的视野让他感到不安。

         他别无他法只能开始祷告,马戏团的侏儒们告诫过他,他们这种生来就与众不同的人带着比别人更深的原罪,必须更加虔诚的侍奉上帝才能得到救赎。小科特对此深信不疑。

         在天永恒的父:求你从天上垂看我这个堕落的罪人,绝望与没有心灵和思想的能力。除了你以外,我没有任何的希望。我得蒙拯救乃单单是靠你的良善,本是不配得的、不只蒙了怜悯而已,且是蒙了极丰盛的怜悯;不是简单的恩典,却是你超越富足的恩典。借着你的爱子,你为我策划了救恩。这是你唯一的,且是最完备的救法。

         头顶的盖子突然掀起了一条缝,惨白的光束映进暗沉的溶液,科特惊喜的朝着那块打开的空间窜上去。

        “啊!不行……好痛…请…请放手!”科特的脑袋刚露出水面就被人拽住了一只耳朵拉出了水面,那人的手劲极大,耳朵上的软骨几乎要被他捏碎了,蓝色的耳朵尖痛的微微颤抖。

        还没等科特想出办法拯救自己的耳朵,脖颈一阵刺痛,他再一次沉入黑暗中。

         “痛!真的好痛……上帝什么时候能救我…是…是上帝太忙了罢…伊万说过…还有天使…天使也可以救赎我的……”科特的脑子里混混沉沉的,他的眼皮半睁半闭,有些人正在给刚刚自己呆的容器换水,身体里仿佛也有那么些液体在流淌。耳朵也在痛,胳膊也在痛,身体也是,虚弱顺着血液叫嚣着遍布全身。

          橙红色的眼睛在无力的眼皮下慢慢失去神采,里面原本清亮的光也慢慢变得暗浊。

           "滚蛋!看着点,血抽多了给抽死了老板不扒了你的皮!"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推开了正在给科特抽血的助手。
        
         白大褂从科特的臂弯中抽出针头,晃了晃手里拿着的一大管儿红色血液回头对助手笑到,"这小恶魔,血液倒是和人类一模一样呵。"

006秘密

      沃伦的十六岁生日过得极其憋屈,幼时的小伙伴大都长高了好多,自己虽然也长高了不少,可是背上不知怎的突然隆起了一块横向的肿块,硬得像是有骨头在里面还没日没夜的疼。

     为这个肿块沃伦没少被其他的公子哥儿们笑话,他的富豪老爸费劲心思送他去了各种专业医院也没查出什么毛病。

    这天沃伦因为那个肿块在家疼的呲牙咧嘴,心头窝着一圈无名火。他瞪着眼望着房间里装饰画上的骑士,恨恨的挥拳向空中打去。

     嘭!一团蓝色的烟雾在他的拳下散开,有个蓝色的男孩子捂着下巴坐在地上。

     蓝色的男孩!!!沃伦又惊又喜,他没想到三年之后他还会在自己的房间里和他相遇。

     “救零……外面…”男孩似乎因为他的拳头咬到了舌头,他认出了沃伦,含含糊糊的向他求救。

       “少爷!?少爷??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进到您的房间里没?”门外传来了急切的敲门声。

       “什么他妈的奇怪的东西!!!!我他妈还不够奇怪么?都给我滚远点!”沃伦朝着门口大吼。

       门外的人都知道少爷最近被怪病折磨的死去活来,也不敢多说什么,均转身去别的地方搜查了。

      沃伦这才开始打量蓝色的男孩,男孩长高了却变得更瘦,皮肤的颜色似乎比以前浅了不少,他自顾自的坐在地上,一只手捂着嘴巴,一只手按在地上,一副筋疲力尽的样子。

     嘿,真是个小恶魔,沃伦盯着科特只有三根手指的手想。

     “呃,我叫沃伦,在马戏团的事情十分抱歉…嗯,你不介意的话可以起来坐在我的床上,我想那会比较舒服”
         
    TBC~

算是小天使和小夜魔真正认识吧      
还有小天使长鸡翅的艰难过程(๑•ั็ω•็ั๑)

        

评论(2)
热度(46)
©守夜人的鸦乌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