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夜人的鸦乌

深渊也会凝视着你

【天使夜】Far away Ⅰ

文笔渣
剧情渣
设定自己编了好多
可能雷,可能ooc
打算从很久以前开始写,让天使见证夜行者经历过的苦难    先苦后甜嗯!
粗心电影党,欢迎小伙伴捉虫(๑•̀ㅂ•́)و✧
001 马戏团
    “利索点!快!抓紧把观众席前排安置好,今晚的大人物马上就到了……”西蒙斯朝着正在前排给座位安置柔软的垫子的侏儒们大声吆喝着。

    侏儒们被他一吼,不禁吓了一跳,圆滚滚的矮小身躯东倒西歪,刚放在桌子上的瓷杯被撞倒了不少,眼见就要摔下桌面。

    “嘭嘭嘭”

    突然一阵烟雾在前排弥漫开来,侏儒们和西蒙斯急忙挥散开烟雾,一个浑身蓝色的小男孩站在面前,只有三根手指的手,或者说是小恶魔爪牢牢的捧着两只杯子,带着小三角的尾巴上还叮叮当当穿了两三只杯子的把手,杯子晃晃悠悠的挂在上面。侏儒们赶紧帮他取了下来,重新开始了忙碌。

     “干的不错,科特,我正在找你,过来。”西蒙斯向那个蓝色的男孩招招手,被称为科特的男孩有点腼腆的露出了微笑,平时凶巴巴的团长今天这样和善,一定是因为自己救了杯子们吧。

      他轻轻的甩了一下尾巴,用了一个瞬间出现在了西蒙斯的面前,"团长先生,今晚我出演么?"科特昂起头,却只能看见身材高大的西蒙斯下巴上的肉卷和黑乎乎的鼻孔。

       "当然了,今晚有个了不起的大人物要来,你要为他们表演你最拿手的,不许有差错!"西蒙斯说着转过臃肿的腰身从腰带上取出一个黑色的项圈。"戴上!"科特乖巧的接过来套在自己的脖子上,“团长先生,这个用来干什么呀,表演的道具么?”“到时候你就知道,别废话了快去准备,狮子女快把狮笼搬出来,还墨迹什么!
”西蒙斯不再理会科特,转身安排其他的事宜。

       科特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他不清楚这个项圈到底能有什么表演效果,项圈很大,几乎是挂到了他的锁骨上,上面似乎是有个黑色的小灯一闪一闪的发着光。

      科特研究了一会儿突然想起团长叫他快去准备,于是急忙想要瞬移到自己房间去。蓝色烟雾嘭的出现又慢慢散去,科特却没有随着烟雾瞬移到自己的房间,他倒在原地,空气好像卡在喉头和鼻腔,胸口仿佛被人踩住了,脑袋里也嗡嗡的打响。真的,他发誓从出生以来他从未这么难受过。几乎出生就跟着这个马戏团到处游荡了八年的科特,就算犯了大错,被团长拿皮鞭抽的皮开肉绽的时候,也不曾这么痛苦。

      他蜷缩在地上,张着口想要呼吸却只能发出嘶嘶的声音,尾巴几乎是痉挛的卷着,整个人的姿势怪异的可怕。

      “嘟”,项圈上的小黑灯不易察觉的响了一声,然后灭掉了。

        就在科特以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痛苦消失了。他奇怪的坐起身,身体一点异常的感觉都没有了,随后他发现大家都停下了手中的活担心的看着他,科特觉得自己的脸开始发烧,刚才自己的举动实在是太不雅了。

      “嘭!”,这次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开始准备演出的服装。
      “嗯,今晚的演出效果一定不错”,站在舞台中央的西蒙斯拿出放在兜里的遥控器,认真的将关闭档调换成待机档。

002    刺激

      说实话,沃伦今晚十分的不爽,拜托,他已经十三岁了,难道还要跟着老爹去看什么小孩子才看的鬼马戏么?

      他百无聊赖的坐在侏儒们精心收拾好的前排,看狮子女指挥狮子跳来跳去。狮笼在舞台一侧放着,笼子是空的笼门却上了锁。“嘿,让我来玩点好玩的!”沃伦趁着旁边的老爹在聚精会神的看戏,取出挂在腰间的匕首朝着狮子的后腿扔去,他坐在最前排,腰身探出桌面,虽是小孩子,腕力却是非同小可。一把小小的匕首正中狮子的后腿,正跟在狮子女背后走的狮子突然发起狂来,扑倒了狮子女接着开始在舞台上狂怒的乱扑起来。   

      在场的观众无一不吓的脸色苍白,忘了逃跑。沃伦的老爸也呆在座位上,沃伦心里得意坏了,等狮子扑过来,我来和他斗一斗,他捏了捏手中另一把更长更锋利的匕首。

      然而狮子还没扑过来,就被远远的打了一针麻醉剂,然后软趴趴的被拖走了,马戏团团长出来道歉后节目又开始进行了,老爸还狠狠的弹了沃伦一个爆栗,于是沃伦又开始垂头丧气了,真是没意思啊……

      所以那个蓝色的男孩出场的时候他是眼前一亮的,那个小男孩长的奇怪极了,蓝色的皮肤上还有很深的花纹,还有一条带着小三角的尾巴。“哈!这是个小恶魔啊?”沃伦不禁为这滑稽的形象笑出了声。
      
      那个男孩闭着眼睛站在一架高高的秋千上面,没有任何的防御措施,秋千的正下方是一堆火焰,他凌空迈出一步,然后直直的摔了下去,“嘭!”蓝色的男孩并没有摔在火堆里,而是出现在了稍前方一点的另一架秋千上。

       沃伦瞪大了眼睛,他真的担心男孩会摔死或者烧死,他是变种人,他一定是个变种人,沃伦的心砰砰乱跳,他从没见过变种人,可这并不代表他不知道他的富豪老爸整天在研究的东西。他瞧见男孩安然无恙的出现在另一处的时候,他的玩儿劲又上来了,“嘿!小孩儿!你表演的是炼狱生活嘛?”,他朝着舞台喊,沃伦本想开个玩笑,可是那个男孩突然睁开了双眼,橙红的双眼中流露出极大的恐惧,仿佛他那句话能吃了他一样。

003犯错
     科特没想到会有人突然喊这么一句,他是个虔诚的教徒,生怕这是上帝的声音,是来指责他的,于是惊恐的睁开了双眼寻找这个声音的来源。

    当他发现这是来自前排的一个看起来比他大一些的金头发男孩儿的时候,他有些放松又有些好笑,这个男孩儿开玩笑吧,他挠挠头想,可是那个时候的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很长一段时间的炼狱生活,都是因这个金头发的男孩而起。

     表演的下一个步骤,是瞬移到观众席前排去去跟今晚的大人物打招呼。当他瞬移到前排去,跟观众们打完照面准备瞬移回秋千架时,尾巴好像被人狠扯了一下,他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当他摇摇晃晃出现在秋千架上时,还没站稳身子就立刻向下面的火堆坠去,有人拽着他的尾巴跟着瞬移了!他马上意识到,自己没有那么大力气拉住那人,却要跟他一起坠入火堆了!下落的那一瞬间,他看清楚了拽他的人——那个金发男孩!
      在金发男孩离火堆还有一寸距离的时候,科特瞬移了,然而男孩的体重是他承担不了的,尾巴上传来的剧痛让他开始慌乱的窜来窜去,可是不管他怎么甩尾巴,金发男孩都没有放手的意思。不行!他快筋疲力尽了,科特知道自己再甩不开他,一定会被拽断尾巴的。

      嘭!嘭!两声,科特用尽全力将男孩瞬移进了锁着的空狮笼,然后自己瞬移出来,并从男孩儿的手里迅速的抽出了尾巴,金发男孩被隔在笼子里朝他大喊“喂!你是变种人吧!对不对!”什么!科特颤抖了起来,马戏团的人总是告诫他不要被别人发现他是变种人,不然别人会杀了他。这时舞台内外都乱成了一团,男孩还在不断的叫喊。他的体力被消耗的差不多了,脑子里也一片混乱,他只想瞬移回他的房间藏起来。

      这次连蓝色烟雾也没有,刚体验过的窒息感重新包围了他,这次他连挣扎都没有挣扎,静悄悄的瘫在了地上,原本深蓝色的皮肤蒙上了一层青色,胸脯看不到一点微弱的起伏。

     金发男孩在笼中呆住了。

TBC~

评论(7)
热度(48)
©守夜人的鸦乌
Powered by LOFTER